2019年7月24日,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員會審議通過《長城、大運河、長征國家文化公園建設方案》。大運河作為世界文化遺產和中國國家文化名片,如何系統推進保護傳承、研究發掘、環境配套、文旅融合、數字再現等重點基礎工程建設,呈現中華文化的獨特創造、價值理念和鮮明特色?一起來看系列報道——

古老運河的文化傳承

  一名孩童被織物包裹著裝入甕棺,經過5000多年的剝蝕,剩下一堆殘骸。在其中,中國考古工作者發現了絲綢。

  近日,在河南省鄭州市召開的仰韶時代絲綢發現新聞發布會上,鄭州市文物考古研究院院長顧萬發宣布,在鄭州滎陽汪溝遺址出土甕棺里的頭蓋骨附著物和甕底土樣中發現了絲織物殘存。

  “這正好與滎陽青臺遺址出土的彩色絲綢相互印證。再結合鞏義雙槐樹遺址出土的牙雕蠶,其形態與現代家蠶太過相似,因此可以大膽推測,早在5000多年前,中國先民已經掌握了家蠶飼養和絲綢生產技術。”顧萬發告訴記者。

  跟隨顧院長穿過鄭州市區,一路向北來到大運河通濟渠鄭州段。作為中國大運河的重要節點,通濟渠鄭州段是我國北方地區最早的溝通黃淮兩大水系的運河遺存,是中國運河鼎盛時期的見證,也催生了農業文明時期的經濟都會,在城市興起、經濟發展和文明進步方面都曾發揮過舉足輕重的作用。今天,作為新型活態文化遺產,繼續為城市發展提供著滋養。

  “我們從2006年開始做整個通濟渠鄭州段沿線文化遺產的基礎性調查。”顧萬發說,在這不足20公里的沿線上,可以觸摸到中國運河千年的歷史遺存。

  “在沿河附近的一座古墓里,我們發現了一對非常完整的青花瓷,堪稱國寶級的。它是世界上唯一的一對大型唐青花。塔形罐上有精美的圖像,蘊含隋唐宋以來文人畫的很多特點,與宗教、傳統文化密切相關。”顧萬發帶領考古團隊在江蘇揚州的唐城遺址,也發現了唐代青花瓷。“經考證,這些青花瓷產于鄭州鞏義,并通過唐代大運河輸入揚州,再通過海上絲綢之路運往東亞和西亞。“當時的隋唐大運河也是我們連接海上絲路的運河。”

  在青臺遺址,還有另一處重要發現。顧萬發告訴記者,在遺址內一處約4000平方米的祭祀廣場上,考古團隊發現了9個由陶罐排列成的類似于北斗星形狀的遺跡,和一個與之呼應的由純凈黃土夯打而成的祭祀圜丘。“圜丘祭祀是我國自古以來的傳統,但這個遺跡最為奇怪的是,在北斗七星造型的東北和西南兩個方位,還有兩個陶罐,這就組成了一個北斗九星的造型”。

  為求證這個遺跡是否為北斗九星,來自中國科學院國家天文臺和自然科學史研究所、中國社會科學院、故宮博物院等單位的30多位天文學家、天文史學家和考古學家仔細論證后一致認為,青臺遺址發現的“北斗九星”標志物大小與天體實際亮度基本一致。

  據了解,目前已確定這個北斗九星斗柄的指向,正好與冬至的方向吻合。“冬至對于古人的意義重大,一般古人都會選擇在這一天祭天。這說明,早在5000多年前,中原先民對‘北斗’天象和‘斗柄授時’的觀測利用就已非常精確,并且已經有了天文、人文、地文合一的初步文化觀念。”

  顧萬發稱,中華民族自古以來的團結、向心、中和的禮制核心早已出現并有確切的科學來源。參照河南濮陽西水坡仰韶文化早期6500年前的北斗和東方西方星象擬物的考古學發現,可以推測,在中華文明起源的關鍵節點,中華民族已經有了比較成熟的宇宙觀。

  “這些重要的考古發現,都在隋唐大運河沿岸,也在黃河之濱。它既是運河文化,也是黃河文化,更是中華民族的根和魂。”

  除了河道本身的考古價值,通濟渠鄭州段也成為催生并見證鄭州地區大運河開發、城市振興、經濟發展、文化藝術交流的重要歷史遺存。直到今天,仍發揮排澇泄洪、美化景觀功能,為城市的文化傳承、生態提升、經濟發展提供條件。

  隨著中國大運河成功列入《世界遺產名錄》,大運河鄭州段也迎來了發展新機遇。近年來,鄭州在做好大運河遺產保護管理的同時,推進運河沿線周邊環境治理和景觀改善,加強水生態文明建設,營造體現歷史風貌和文化底蘊的和諧景觀,實現城市功能和文化產業的升級。

  “對傳統文化的挖掘和繼承,是豐富城市文化內涵、提升文化軟實力的重要力量和源泉。大運河文化遺產的挖掘、保護和再現發展,將成為鄭州城市發展的新亮點。”鄭州市文物局有關負責人表示。(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 楊文佳)

福建11选5开奖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