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國,幾乎每座城市都有一條路名叫“解放路”,它是新中國成立的印記,記錄著70年來發展的波瀾壯闊和細微點滴。本欄目走進幾座城市的“解放路”,重現解放路新老居民對于這條路的點滴記憶,講述“解放路”上的小故事,窺見這個時代的大變遷。

解放路小故事 時代大變遷之杭州解放路

  杭州解放路西起西湖隧道,東到錢江新城,分為解放路,新城隧道,解放東路三段,從建國初期到現在,都是杭州的主要商業街之一。

  解放路的西邊,坐落著一家百年老店。這家始建于1918年的“浙江省商品陳列館”,1950年成為杭州市最早建立的國營企業,1958年以后更名為“解放路百貨商店”。

  “解百是當時杭州最大的一家商場,也是浙江省最大的一家。‘游玩到西湖,購物到解百’,不到解百就好像杭州沒來過一樣的。”

  今年62歲的王國寶一家三代都是“解百”人,從1950年開始,王國寶的父親就在解放路百貨商店的食堂工作。王國寶家住在解放路官巷口,小時候經常到父親的單位玩耍。那時的解百除了食堂,還有理發室、托兒所等。王國寶最喜歡的自然是去商場的玩具柜臺,“那時的解百共有三層樓,人很多!”王國寶回憶,外地人到杭州,第一個要去的是西湖,第二個肯定是解百。

  1979年,王國寶進入解百服裝部工作。那時改革開放剛起步,但市民們的購買力卻不容小覷。“當時物資特別缺乏,我站在柜臺上,一些老鄰居老同學看見我都說,‘哎喲,我以后買東西就托你啦!’”他回憶道,毛料的高檔服裝最好賣,一件衣服六七十塊,“我們覺得很貴很貴了!但剛從倉庫里拉出來,顧客都哄上來搶。”

  2006年,王國寶的兒子王磊大學畢業后也進入解百工作。2010年,解百做了一次“40小時不打烊通宵營業”的店慶促銷,還是收銀員的王磊見證了父親所說的“解百輝煌”。“真的非常瘋狂。哪怕是凌晨兩點多,陸陸續續還有顧客來買東西。”王磊回憶說。

  21世紀初,伴隨互聯網浪潮的興起,電商平臺、跨境電商崛起,從根本上改變著中國人的消費習慣。這讓傳統的百貨商場倍受沖擊。曾經創下一年20多億元銷售記錄的解百,人氣開始走下坡路。在王磊看來,提前退休、單位合并這些原本離自己很遠,卻發現其實已很近。

  互聯網帶給解百的除了挑戰,還有機會。近幾年,憑借杭州這座電商之都得天獨厚的優勢,阿里巴巴的盒馬鮮生、網易嚴選先后在解百開出了門店。線上線下相結合的新零售,依靠高效省時、提升消費體驗,為傳統百貨公司注入了新鮮血液,也讓解放路這條商業老街重新煥發出活力。

  “新中國成立70年來,面對時代變遷和市場變化,解百始終堅持改革創新,實現了從傳統百貨向現代百貨轉型、由單店經營向商業綜合體業態升級,未來還將用創新思維全面建設新商業平臺。”解百有關負責人告訴記者。

  沿著解放路一直往東,穿過新城隧道,一塊大招牌上的“中國服裝第一街”幾個大字格外醒目。

  每天凌晨四點,這條街上的四季青服裝批發市場開始營業,75歲的四季青服裝集團創始人祝浩泉也早早起床,5點左右到市場轉轉,聽聽經營戶的聲音。這個早起辦公的習慣他已經保持了20多年。

  1989年10月1號,祝浩泉永遠不會忘。這一天,四季青綜合交易市場開業了。它就像個大雜燴,賣的東西五花八門,到了第三天,便顧客寥寥。當時三叉村村委會副主任兼工辦主任祝浩泉“臨危受命”,接任市場總經理。正當祝浩泉愁眉苦臉、束手無措時,一位溫州客人勸他把綜合市場改為服裝市場。祝浩泉馬不停蹄地考察了溫州、義烏、紹興等市場,回來說服杭州江干稅務局領導,“討”到了“稅稅包干”等優惠政策。“到第二個月,11月26日,清一色的四季青服裝市場,一共45家就開始營業了。”

  沒多久,祝浩泉又把一個農貿市場搬到了服裝市場旁邊,為服裝市場聚集了又一波人氣。一年后,市場的成交額就達到了6000多萬元。“中國服裝第一街”的招牌開始享譽全國。

  但新的挑戰隨之而來。上世紀末,依賴杭州成熟的服裝產業催生出的阿里巴巴,也不可逆轉地改變了中國服裝市場的傳統消費模式。“服裝第一街”也必須適應時代潮流,完成轉型。2009年,四季青集團將此前投資建設的四季青服裝研究發展中心轉型成為東方電子商務園,讓傳統服裝批發生意完成了線上線下相結合的新零售模式。

  “雙十一、雙十二的時候,電子商務園里的一些公司直接放100萬現金在這里,誰做得好誰就拿去。太厲害了!”祝浩泉的兒子,四季青服裝集團總裁祝慧良說。如今,四季青走出了另外一條路——淘寶網紅直播,創造了日銷百萬的好成績。祝浩泉的孫子,四季青集團副總經理祝嘉君說到一組數據,頭部主播直播4小時就可以賣貨到100萬,四季青一年直播的銷售額可以達到四、五億。

  “創業30周年的四季青服裝集團在黨和政府的政策扶持下,一步步發展壯大,砥礪前行,這一切都離不開國家發展的大環境、大勢頭。沒有共產黨,沒有黨的改革開放政策,就沒有我們四季青。”祝浩泉說。

  一條解放路,記錄著70年來杭州商業發展的軌跡,也承載著杭州人的感情共鳴。未來的解放路,還將與這座根植著互聯網基因的城市共生長、同發展。(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 楊文佳)

視頻
386209.jpg
專訪

  專訪:杭州市規劃設計研究院總工程師 楊毅棟

  新中國成立以后,經過社會主義改造,我國建立起以公有制為主體的社會主義計劃經濟體制。社會主義制度具有強大的動員能力和組織能力,能夠有效地組織生產建設,有利于城市建設的統籌協調。這一時期,杭州的市政基礎設施建設加速完善,解放路作為城區重要干路,從青年路口至葵巷段進行拓寬,并向東延伸拓寬與環城東路相交。

  1978年十一屆三中全會開啟了改革開放歷史新時期,計劃經濟體制逐漸向市場經濟體制轉型。1982年黨的十二大提出“建設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創造性地將市場經濟與社會主義基本制度結合起來,既發揮市場的作用,又加強宏觀調控。這一時期杭州市委市政府將杭州城市性質調整為“省會所在地,國家公布的歷史文化名城和全國重點風景旅游城市”,并按照“保護西湖風景,開辟錢江新區,逐步改造舊城,配套生活設施,調整工業結構,發展衛星城鎮”的原則,對城市空間作了總體布局。同時城市商業結構調整北移,為支持解放路近西湖周邊的功能調整和優化,杭州市委市政府率先垂范,從原駐地解放路南側搬遷,原用地調整為商業旅游業服務設施,達到了優地優用,完善了解放路作為商業中心和旅游服務中心地區的職能。解放路-延安路一帶作為曾經的行政中心的集聚效應雖被削弱,但為該區域的轉型發展提供了契機。位于解放路、延安路相交處的解放路百貨商店“杭州解放路百貨商店”是杭州最早建立的國營零售企業,順應社會經濟的變化,不斷調整經營、改革體制,1992年改制為股份有限公司,1994年1月成為上市公司,1996年組建集團,70年來由零售百貨形式逐漸向集購物、休閑、娛樂為一體的大型購物中心轉變,不斷煥發出新的活力。

  改革開放以來,中國經濟高速發展,人民生活不斷改善,社會主義文化建設繁榮發展。21世紀,在文明轉型、發展轉型的大背景下,杭州城市建設開始關注優化資源配置,最大限度盤活存量。2004年杭州正式啟動“三口五路”工程,對包括解放路在內的重要城市道路進行綜合整治,在改善步行空間與街道環境和建筑景觀的關系、強化街道景觀特色。同時在“沿江開發,跨江發展”戰略引領下,進一步將解放路向東延伸至錢江新城。2007年,杭州將建設“生活品質之城”確立為城市發展的新目標,更加重視遺產保護與活化利用。得益于中山路的改造,與之交錯的解放路歷史得到進一步彰顯。奎元館、王星記扇子、老大房等老字號品牌也在延續傳統特色的同時,與時俱進,不斷創新。2009年,在原王星記扇廠廠址上興建的天工藝苑以“新理念,馨環境,心服務,忻感受”為經營藝術,全力打造集休閑、餐飲、娛樂、旅游、會展、拍賣、商住、文化交流為一體的生活藝術商場。在解放路東端,連接著杭州城市新中心——錢江新城,整條解放路成為歷史、現實與未來交匯的文化走廊,這么多重大工程的完成,顯示了我國強大社會動員能力和組織實施能力,體現了社會主義制度的優越性。

福建11选5开奖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