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歷史文化 > 史鑒

清明懷英賢

來源: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 發布時間:2020-04-03 08:43

  “清明時節雨紛紛,路上行人欲斷魂。”在仲春與暮春之交,花木葳蕤,山川相繆,人們不顧天氣是晴光普照,還是風雨交加,都不約而同地踏上尋根之旅,抒發緬懷先人之思。

  清明節,這個古老的節日已有兩千五百多年的歷史,具有極為豐富的文化內涵,它蘊含著中華民族慎終追遠、繼志述事的道德情懷。記憶從未塵封,飲水思源,祭奠如在,只需要一聲輕輕呼喚,一切便鮮活地涌動在每一個人的腦海里。

  致敬圣賢

  陜西延安黃帝陵,每年清明節都將在這里舉行公祭大典,來自海內外的華夏兒女,匯聚在此,祭祀中華民族的人文初祖。

  孕育服章之美,稱以華,制定禮儀之大,謂以夏,先賢托舉著中華兒女綿延生息。

  黃帝是中華文明的第一座基石,他統一天下、奠定中華,肇造文明、惜物愛民。在神話傳說中,黃帝是許多事物的發明者,他推算歷法,制造舟車,教導百姓播種五谷,興文字,作干支,制樂器,創醫學等,成就了千古的功業。在后人眼中,黃帝是令人高山仰止的存在,他的血脈流淌在中華兒女的身體里,他已化作中華民族的共同之根。

  中華文明的河流在歷史中繼續穿行,經過了堯舜禹等幾道彎,到了周公這里,又是一處新的風景。正因為周公制禮作樂,形成各種典章制度和思想道德規范,才有了中國人骨子里“敬天尊祖”“尚賢保民”的基因,塑造了中華民族獨特的精神氣質和心態結構,這也成為了中華傳統文化的活水源頭。

  “郁郁乎文哉!吾從周。”五百多年后的孔子仍念茲在茲,在那個禮崩樂壞、互相征伐的亂世,孔子周游列國,受盡困苦而不改其志,堅持踐行自己所追求的“仁”“禮”理想,并修訂六經,授學三千,集古圣賢思想之大成,創儒家一派,終像無處不在的空氣,滲透到后世中國人的生活和文化中,這種認同感生長出強烈的民族向心力,讓我們凝聚團結、薪火相傳。

  《論語》中說:“慎終追遠,民德歸厚矣。”清明祭奠圣賢,我們肅穆虔誠,感恩他們用各自經世救國的智慧光芒,點亮了中國思想的天空。在老子的“上善若水,水善利萬物而不爭”中,我們體味到了中華文化的圓融與博大;在莊子“翼若垂天之云,摶扶搖羊角而上者九萬里”中,我們品味到了順應天地萬物變化的瑰麗想象;在管子的“倉廩實而知禮節,衣食足而知榮辱”中,我們認識到了富國安民、崇德向善的治理境界。他們是我們的來處,正注目著我們走得更遠,這就是圣賢的力量,思想的力量。

  致敬志士

  “志士不忘在溝壑,勇士不忘喪其元。”志士者,重義而忘利,舍生而求仁也。愛國主義是中華民族精神的核心,惟有一心報國為民者,才能稱之為民族魂。

  公元前100年,蘇武毛遂自薦,懷著“備之以兵,出之以禮”的態度出使匈奴,沒想到,此行一去便被扣押流放十九年,“云邊雁斷胡天月,隴上羊歸塞草煙。”在北海極荒之地,蘇武渴飲冰雪,饑吞野果,唯一與他作伴的,便是那根代表漢朝的使節。壯年奉使皓首歸,蘇武的不屈,源于對國家的信仰,自己背后的大漢既是他要守衛的地方,也是給他尊嚴與慰藉的故鄉。

  “父陷子死,巢傾卵覆。”這是顏真卿在《祭侄文稿》中寫下的句子,其慘痛之情溢于言表。他的兄侄在安史之亂中,挺身而出,取義成仁。顏真卿將悲憤之情傾于筆端,化作了這“天下第二行書”。其實,顏真卿最看重的,不是自己“如關羽坐帳,氣勢逼人”的書法,而是那顆從未冷卻的忠烈丹心。顏真卿在七十多歲高齡時,仍為國出使平叛,迎著刀斧,他面不改色,對于勸降,他痛罵不已。敵人拿著宰相高位相誘,顏真卿斥叱道:“顏常山乃我兄長,他罵賊而死,吾也自當守吾節,死而后已。”當叛賊向其請教稱帝建國的禮儀時,顏真卿慨然道:“我身為大唐太師,所記得的只有諸侯朝拜的禮儀。”叛賊架起火堆相脅迫,顏真卿二話不說,隨即挺身赴火,此等凜然正氣讓賊人自慚形穢,只得將顏真卿縊殺。

  “忠貞已向生前定,老節須從死后休。”這是文天祥贊頌蘇武的詩,同時,他冷冷一問,那些出賣國家的人識得蘇公的義膽嗎?在被俘的日子里,他屢拒招降,吐出“人生自古誰無死,留取丹心照汗青”之句,死亡面前,他從容不迫,對吏卒道:“吾事已畢,心無怍矣。”在他遺體所著的衣袍里,人們發現了他的手書:“孔曰成仁,孟曰取義。惟其義盡,所以仁至。讀圣賢書,所學何事?而今而后,庶幾無愧。”落款為宋丞相文天祥絕筆。這份平靜情緒下面,是道義的強大。文天祥也曾記述顏真卿的就義過程,最后一句是:“公死于今六百年,忠精赫赫雷行天。”

  祭奠志士容易讓人潸然淚下,因為英雄總有相同的特質,他們對這片土地愛的熾熱,那一腔血不因順逆、生死而變更,且千秋以來,一脈相承。“不惜唯我身先死,后繼頻頻慰九泉。”讀一讀革命烈士鄧恩銘的絕筆詩,難道不與愛國詩人陸游的臨終詩“王師北定中原日,家祭無忘告乃翁”驚人相似嗎?抗日將軍楊靖宇曾說:“國既不國,家何能存?”這句詰問又豈不與西漢驃騎將軍霍去病的“匈奴未滅,無以家為”如出一轍?

  致敬文英

  “民亦勞止,汔可小康。惠此中國,以綏四方。”在我國第一部詩歌總集《詩經》中,滿是中華民族追求美好生活的樸素愿望和社會理想。中華優秀傳統文化是培植文化自信的沃土,而那些文英們就是綠蔭如蓋的參天巨木。

  杜甫總以一位清癯老者的形象讓國人懷想,他為民疾呼的聲音世代久久回蕩,不僅有著“窮年憂黎元,嘆息腸內熱”“安得廣廈千萬間,大庇天下寒士俱歡顏”的忘我自白,對于貧苦舊鄰的弱小無助,他猶發出“堂前撲棗任西鄰,無食無兒一婦人”的同情救濟,這種悲天憫人和民胞物與的情愫,是民族氣質中最柔軟的存在。還有那“錦江春色來天地,玉壘浮云變古今”與“無邊落木蕭蕭下,不盡長江滾滾來”遼闊沉思,讓后人見識到什么叫作籠蓋宇宙的氣魄。

  蘇軾常以一副樂呵呵的樣子示人,給我們傳遞了曠達與樂觀的人生態度。若無蘇東坡,就必然少了“此心安處是吾鄉”“人間有味是清歡”“一蓑煙雨任平生”等多重人生境界,也必然少了西湖“淡妝濃抹總相宜”之妙,廬山“橫看成嶺側成峰”之趣,以及“滄海一粟”“胸有成竹”“明日黃花”等耳熟能詳的成語。幸好,我們民族的文學史上,蘇東坡未曾缺席。

  “野棠花落,又匆匆過了,清明時節。”寫下這首詞的,乃是被譽為“詞中之龍”的辛棄疾,該詞結處,他嘆道:“也應驚問:近來多少華發?”中華文化之美,在于一種平衡,既有婉約,便有豪放,辛棄疾以劍作詞,將紙上典故與胸中意蘊編織出多少奇逸之作,從“東風夜放花千樹”到“卻道天涼好個秋”,從“男兒到死心如鐵”到“氣吞萬里如虎”,辛棄疾把綺麗沉郁悲壯雄渾等復雜情緒混合起來,且都表達得淋漓盡致,為我們民族的文脈注入了一股英雄之氣。

  赤縣神州鐘靈毓秀、人文薈萃,五千多年的深厚積累是我們最引以為豪的軟實力。讓中華文化展現出永久魅力和時代風采,則是我們義不容辭的責任。

  致敬醫者

  一個民族除了精神世界,其身體健康也至關重要,“神農氏嘗百草,始有醫藥”,在中國傳統文化中,醫乃仁術,大醫精誠。

  三國時期,有位醫生名叫董奉,與當時的張仲景、華佗齊名。他為人治病,不取錢物,只要求若使重病者治愈,栽杏五株即可,輕癥者,栽杏一株,如此數年過去,竟得十萬余株,終郁然成林。因有這個故事,人們便用“杏林”稱頌醫生,用“杏林春暖”“譽滿杏林”等來贊揚醫生的高明醫術和高尚醫德。

  明朝的李時珍出身醫學世家,他立志撰寫《本草綱目》,辭去了太醫職務,穿上草鞋,背起藥筐,遠途跋涉,風雨無阻,“遠窮僻壤之產,險探麓之華”。高山、大澤、深谷、盆地,處處都留下了他堅毅的腳印。為弄清曼陀羅花的麻醉作用,他不惜親身試藥,“八月采此花,七月采火麻子花,陰干,等分為末,熱酒調服三錢,少頃昏昏如醉”,證實了曼陀羅花須與火麻子花同用方能具有麻醉效果,而合藥的方法與服藥的劑量,李時珍不知經過了多少次嘗試,才能這樣精準無誤。《本草綱目》這部皇皇巨著,共計52卷,收載藥物1892種,附藥圖1160幅,附醫方11096個,用時二十七年始著成,李時珍用他的知識與努力,為后人也為祖國醫學留下了一份珍貴遺產。

  “天地英雄氣,千秋尚凜然。”清明祭英烈,傳承才是最好的紀念。今年,一場前所未有的疫情防控阻擊戰在全國打響,無數醫療人員奉獻了“最美的逆行”,他們是與疫魔、與死神搏斗的英雄。在戰斗過程中,有多位醫務人員獻出了自己的生命,清明時節,我們深切哀悼。中華民族是崇敬英賢的民族,他們將永遠被我們銘記。(蔡相龍)

福建11选5开奖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