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榜樣

白衣在身 鐵紀在心

中南大學湘雅醫院援鄂醫療隊紀檢委員群像

來源: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 發布時間:2020-03-30 08:48

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 鄒太平 通訊員 王潔

 

圖為湘雅醫院第七黨總支紀檢委員錢招昕(中)和援鄂醫療隊在武漢協和醫院西院區重癥病房內相互鼓勵。

  這是一支特殊的戰隊,他們向著抗疫“戰場”逆行,是重癥救治的國家醫療隊;他們堅守在最危險的重癥病房,是決戰斷后的“醫療湘軍”。他們是中南大學湘雅醫院第三批援鄂醫療隊。這支隊伍中有幾位特殊戰士,他們白衣在身、鐵紀在心,既是救死扶傷的醫生,又是作風過硬的紀檢委員,他們以“越是艱險越向前”的英雄氣概奮戰在抗疫一線。

  嚴謹務實,立規矩摳細節

  2月6日晚上10點半,湘雅醫院第七黨總支紀檢委員錢招昕接到第二天緊急馳援武漢的通知,并被即刻委任為援鄂醫療隊領隊、臨時黨總支書記兼紀檢委員,率領來自全院多個科室的30名醫生與100名護士接管武漢協和醫院西院區重癥病房。

  抵達武漢的第二天,錢招昕便帶隊在武漢協和醫院西院區開設了一個獨立病區和一個聯合病區。兩天內,醫療隊收治了100名重癥新冠肺炎患者。這些患者的年齡基本都在60歲以上,將近一半超過70歲,年齡最大的93歲,他們中大多患有合并慢性病,比如高血壓、冠心病、老慢支等,還有的腎臟功能不全,需要長期透析……

  身處陌生環境,面對未知疫情,剛接手病房就是滿負荷運轉。應該如何高效協調開展工作?

  “立規矩,定流程,摳細節,抓質量”,作為一名嚴謹務實的紀檢人,錢招昕帶領醫療團隊迅速建章立制,設置科學分組,實行層級管理,制定各項防護規定,嚴格落實醫療核心制度,尤其是感染防控制度、交接班制度、三級查房制度、疑難病例討論制度與死亡病例討論制度等。

  在科學有效的制度引領下,醫療隊將雷厲風行的作風發揮得淋漓盡致。危重癥患者分散不利于集中管理,醫療隊半天就在病房里騰出了一個小型“臨時ICU”;面對陌生型號的血透設備,隊員們跟著視頻自學一上午就順利開機;缺乏護理耗材,隊員們立即自制尿壺、標識牌、“襪套”約束帶……

  及早治療、聯合會診、專人負責,湘雅人把在湖南抗疫工作中總結的經驗,逐步運用到武漢抗疫工作中:密切關注病情變化、盡早選擇合適的氧療模式、及時識別潛在危重癥患者、開展重癥救治技術、個體化中醫辨證施治,等等。

  “湘雅模式”在武漢協和高效運轉。湘雅醫療隊來這里不到一周,首位患者就順利出院。截至3月24日,湘雅病區與聯合病區累計成功收治重型與危重型患者150例,治愈出院103例。

  作為領隊,除了提高患者治愈率,錢招昕還有另一項艱巨的任務,“保護隊友不被感染是醫療隊工作的重中之重,只有隊員健康,才可能更好地救治患者。”到達武漢的第一天,錢招昕就因為安全的壓力失眠了。在他看來,零感染與高治愈的目標必須都要實現,少了哪一個都算不上真正的勝利。

  錢招昕組織醫療隊的專家們分析了抗疫工作的每一個風險點,針對這些風險點逐一制定切實有效的防范方法,最后形成人員防護的一整套系統方案。就醫療隊的運行情況來看,這套系統是安全可靠、切實可行的,130位醫護人員零感染。

  永不放棄,在病毒“風口”搶人

  追根溯源查癥結、打破砂鍋問到底,是紀檢人監督工作的常態。當他們披上白衣戰甲,就變成了對生命永不放棄的執著守護者。

  在武漢協和醫院西院區的湘雅重癥病房,不少患者離生死之門只有一步之遙。在這里,湘雅人總是緊緊把握每一分每一秒,與“死神”生死較量,一次次把患者從死亡線上拉回。

  “我們希望能通過預警化解相關風險,盡量避免患者病情惡化,而不是等到病情變化時再去搶救。”湘雅醫院第六黨總支紀檢委員、重癥醫學科主任張麗娜教授說。

  而這一目標的實現,得益于她提前給自己準備了一雙“慧眼”——床旁重癥超聲。

  “重癥患者很難轉運出病房去做肺部CT,而運用床旁重癥超聲可以讓患者不出病房就能做心臟、肺部等器官的評估,動態觀察治療效果,以便我們及時調整治療方案。”張麗娜說。目前,在湘雅病房里,運用重癥超聲指導制定診療計劃,已推廣到所有重癥患者的氧療管理。

  此外,張麗娜還牽頭撰寫了中國重癥超聲研究組、中華醫學會重癥分會的《基于重癥超聲的重癥新冠肺炎患者救治建議》,并在國際重癥醫學權威雜志Intensive Care Medicine (IF 18.967)上在線發表了letter,首次向國際同行介紹了新型冠狀病毒肺部超聲影像學特點,以及運用肺部超聲指導COVID-19患者的診治經驗,為阻遏新冠肺炎國際流行貢獻湘雅力量。

  對于新冠肺炎重癥患者來說,呼吸和其他器官功能的支持,是降低死亡率、提高救治率的重要措施。像張麗娜這樣的重癥醫學“特種兵”,總是想方設法給患者以生命支持,盡全力幫助患者跑贏“死神”。他們曾連續7天不間斷地為患者實施俯臥位通氣,走出隔離病房時連最里層的手術服都被汗水濕透了;他們曾冒著被感染的風險,開展經皮氣管切開術,這一在病毒“風口”搶人的操作,稍有不慎,就會染上肺炎;更有無數次,他們剛睡下1小時,就被病房電話叫醒,迅速投入緊張的搶救工作……

  春風化雨,“臨時家屬”成親人

  監督執紀時,他們是鐵面無私的紀檢委員;救死扶傷時,他們是有著醫者大愛的白衣戰士。

  在武漢協和醫院西院區,湘雅醫院風濕內分泌科黨支部紀檢委員、風濕免疫科主任羅卉教授每次查房時,都會細心關注患者情緒。

  危重患者王大姐剛入院時情緒比較低落,羅卉安慰她:“這個疾病治療需要時間,你的幾個指標已經在好轉了,要有信心呀!”在他的安慰和鼓勵以及精心治療下,王大姐的病情逐步好轉,甚至開始鼓勵其他病友,她的堅強和樂觀感染著整個病房。

  有時去治愈,常常去幫助,總是去安慰。無意中看到羅卉出征武漢的信息,湖南患者小娟因為擔心羅卉而失聲痛哭。18年前,小娟因病情反復要經常到湘雅醫院來看病,而每次來看病都要輾轉四個多小時的車船路程,一路顛簸使得她更加虛弱疲憊。

  得知這一情況后,羅卉主動將自己的手機號碼留給小娟,讓她可以通過電話溝通病情,不必每次都來醫院面診。就這樣,18年來,他經常義務為小娟看病。

  “這么多年來您耐心的安慰和悉心的指導,不僅幫我醫治了病痛,更給我帶來了生活的希望。”小娟在給羅卉的信中寫道:“我知道您肯定會去馳援武漢,但確認的那一刻,我真的非常擔心。我每天祈禱您和您的同事們健康、平安凱旋!”

  這種醫患親如一家的傳統,也被湘雅人帶到了武漢協和醫院西院區。

  由于是隔離病房,患者們沒有親屬陪在身邊,難免有些恐懼和不安。湘雅醫療隊的醫護人員主動成為患者的“臨時家屬”,為他們進行心理疏導,幫助他們解決具體困難。

  因為出征武漢的命令隨時可能下達,作為獨生女的湘雅醫院血液科黨支部紀檢委員、主治醫師蘇濤,在大年初六便“狠心”將父母送回了婁底老家,以安心備戰。

  重癥病房里收治的全部是危重患者,大部分患者年齡大、病情重且伴有基礎病,治療難度大。蘇濤和同事們作為“臨時家屬”,不僅全力救治患者,更是提供暖心陪護,被患者當成了親人。

  “我們會因患者病情好轉而高興不已,也會因患者病情加重而傷心難過,他們就像我們自己的親人一樣。”蘇濤說。

  “雖然看不到你的容顏和笑容,但你的行動和你的醫德告訴了我,你是這個世界上最美麗、最善良的白衣天使,是你把我從絕望的心態、低迷的情緒和死神的陰影中拉了回來。感謝你,我的臨時女兒,永遠的親人!”……不少患者出院后都給“臨時親屬”寫來感謝信。

  作為駐扎在最后一批10個定點醫院的醫療隊,湘雅醫療隊將堅守到最后一刻。“我們將按照習近平總書記‘提高治愈率、降低病亡率’的重要指示,繼續堅守陣地,打好打贏阻擊戰,不獲全勝,決不收兵。”錢招昕說。

福建11选5开奖走势图